独家:从《程门立雪剖析史上二程(程颐/程颢)性格》

作者:飞扬跋扈为谁雄

从《程门立雪看二程性格》“程门立雪”的故事出现于《宋史·杨时传》。“一日见颐,颐偶瞑坐,时与游酢侍立不去,颐既觉,则门外雪深一尺矣。”由此可见,杨时求学心切和对有学问长者的尊敬。当时的杨时已经四十岁了,还如此的热爱学习。通常我们看到的都是杨时热爱学习的这个方面,却很少有人注意到这里面关于二程性格方面的问题。

《宋元学案》卷十四 明道学案(下)“明道终日坐,如泥塑人,然接人浑是一团和气,所谓“望之俨然,即之也温”。即使是外边看着比较严肃,但是真正接触会发现其实他很好接触。

《宋元学案》卷十四 明道学案(下)“明道先生与门人讲论,有不合者,则曰更有商量。伊川则直曰不然”可见程颐比其兄长性格,比较固执己见。

《宋元学案》卷十六 伊川学案(下)中提到“二程隨侍太中知漢州,宿一僧寺。明道入門而右,從者皆隨之,先生入門而左,獨行至法堂上相會。先生自謂「此是某不及家兄處」。蓋明道和易,人皆親近,先生嚴重,人不敢近也。”

从这段话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出,程颢(明道) 的性格和易,人们对他比较亲近,程颐和他的兄长的性格则截然不同。

《宋元学案》卷十六 伊川学案(下)“韩公维与二先生善,屈致于颍昌。暇日同游西湖,命诸子侍,行次有言貌不庄敬者,伊川回视,厉声叱之曰:‘汝辈从长者行,敢笑语如此,韩氏孝谨之风衰矣!’韩遂皆逐去之。”

钱穆先生在《国学概论》中,对这段话有个点评,“此等处,明道决不尔。故明道言敬,只如塑泥人,而伊川则必曰‘威严严恪,非持敬之道,然敬须自此入也’自因两人气质之异,亦缘于洛学重身践,重心证,又以天地一切之理都归入一己之身,故有此狭隘严苛之态度。”

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,程颐很讲究这个“敬”字,这个“敬”字,程颢用塑泥人来表现,而程颐则认为持敬之道,不是“威严严恪”,但是却需要从威严严恪来进入。

上面所列是《宋元学案》中关于二程性格的史料,现在让我们再来看看这个“程门立雪”  

《宋史·杨时传》:“时河南程颢与弟颐讲孔、孟绝学于熙、丰之际,河、洛之士翕然师之。时调官不赴,以师礼见颢于颍昌,相得甚欢。”由此可见,杨时一开始拜师拜的是程颢。而程门立雪则是发生在程颢去世之后。

那么,杨时先从学于程颢后从学于程颐,对于二人的性格不可能一无所知。因此杨时必然知道程颐很讲究“敬”字。所以杨时想要请教程颐的时候,宁愿在下雪的时候在门外静静的等候,也不愿意去打扰程颐,必然是平时在和程颐相处中了解其性格。

试想一下,如果在屋内睡觉的人不是难以亲近的程颐而是一团和气的程颢,没准杨时的选择不是在雪中等待三个小时,可能会直接去敲门请教。

展开全文 APP阅读
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,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[投诉]

精彩推荐